news center

新聞中心

發布時間:2019-07-05

發布者:

關鍵詞:

豬不好養了改養雞?轉型軍團或將陷入困局!

非洲豬瘟,讓一大群養豬人轉型湧入家禽養殖業,寄希望於止損補虧,抓住產業變革洪流中那根救命稻草。然而,這背後,同樣充斥著轉型失敗、產能過剩等諸多未知的風險。

養豬轉養禽,孤注一擲的“救命稻草”

對於養豬人而言,非洲豬瘟下“轉型養禽”不失為一個減少損失的出路。

空置的欄舍有家禽,租賃的土地不閑置,缺豬的日子禽價高漲……從這個角度來看,豬轉禽,可以說是“最快速、最便捷,最觸手可及”的止損方案。

對於家禽業而言,豬轉禽軍團的新生力量,也出其不意地給一季度後的行情一劑“強心針”,禽業行情一飛衝天,甚至出現曆史罕見的價格巔峰。

根據新禽況統計,自今年5月開始,國雞行情一改一季度的萎靡,開啟暴力上漲。根據新牧雞價指數,5月份全國快大雞出欄均價最高達6.8元/斤,中速雞最高均價7.93元/斤,慢速雞(土雞)最高均價9.33元/斤,分別較5月初上漲0.92元/斤、1.33元/斤和2.02元/斤。部分地區甚至出現肉雞價格“一天漲一塊”的飆升模式。

在肉雞價格的強力拉動下,國雞雞苗價格也飆升至曆史高位。據悉,6月初廣東地區麻黃項雞苗約4元/隻,麻黃公苗約5元/隻,三黃雞、清遠雞項苗在4.5-5.1元/隻,西南地區麻黃公苗約6.5元/隻。

 對於近期持續高漲的雞苗,不少行業人士感歎實屬罕見,亦有不少種苗/孵化企業表示,其雞苗訂單已經排至3個月之後,多地出現“一苗難求”的情況。

 瘋狂過後,可能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

 瘋狂的漲價背後,同樣蘊藏著巨大的市場風險。這根轉型的“稻草”是能救命,還是致命,全都依賴於行情。

根據新禽況近日調研估算,2019年國雞出欄或將達到50億羽,比2018年整整多出10億羽。而產能的集中爆發,通常伴隨著價格行情暴跌。這一點,從近期白羽肉雞雞苗驟降90%以上可見一斑。

“家財萬貫,帶毛的不算”這正是家禽業行情大起大落的真實寫照。家禽行情對供求關係的變化可謂異常敏感。即便供應量超出了1%,整體價格就會一落千丈。產能集中爆發一旦產能誘發行情崩潰,轉型軍團或將麵臨“血本無歸”的困局。與此同時,整個禽業利益也將受損。

當然,在生豬產能整體下行的趨勢下,或許仍有一大部分人押注接下來的“好行情”。然而對於轉型軍團來說,想從中獲得可觀的利益,仍然困難。

 對於養豬場而言,標準化生產流程和統一的銷售途徑讓豬場競爭格局簡單明了,養殖效益的差距決定了不同豬場收益的不同。而對於品類高度分化、模式高度集約的家禽業而言,產業鏈上各環節可提升的空間已經“進化”得相當有限。

大規模家禽企業已經形成了從種源、飼料到養殖加工、銷售於一體的完整鏈條。中小規模家禽企業也摸索出來屬於自己的利潤閉環。

對於家禽業的“新人”,轉型軍團是想和“老手”拚成本,拚渠道,還是比品質?一旦失去了勁猛的行情加持,恐怕陷入更深的虧損,輸得體無完膚。

匆匆過客,行業升級還要靠自己

浩浩蕩蕩的轉型軍團,如火如荼的行業發展,這或是近年以來家禽業迎來的最佳發展機遇。然而這場熱鬧過後,對於家禽業而言,或許什麽都留不下。

 據估算,投資一棟10萬羽產能的蛋雞場,僅固定成本就接近1000萬元,不亞於一個500頭母豬規模的豬場成本。“重資產”運營模式,導致改造一個集約化、規模化的家禽養殖場並非易舉。對於這一點,“轉型軍團”早已明了。於是乎,出現了不少“育肥舍”裏養家禽的場景。

毋庸置疑,無論是硬件設備,還是技術創新,這批新生的家禽產能的“技術含量”並不高。一方麵是轉型專業養禽的高額投入的限製,另一方麵,是養豬人對養豬行業的“念念不忘”。

根據新禽況記者多方了解,目前大多數轉豬轉禽軍團隻將養家禽作為一個“過渡”。非洲豬瘟疫情得到控製,相關疫苗得以研發投產,甚至抗非洲豬瘟豬的麵世……豬轉禽軍團時刻在等待,一旦複產養豬可行,便立即抽身折返、重新開始養豬。

身在曹營心在漢,隨時待命拾舊業。在這種心態下,無論是硬件設備,還是技術投入,豬轉禽軍團恐怕都是力不從心。

可以說,豬轉禽軍團,實際上是一群隨時想要離開的“過客”,帶來的隻是一時短暫的熱鬧。家禽業人士唯有堅持本心,砥礪創新,不斷探索行業轉型升級,才能在未來保持穩健發展。